医院动态

您的位置: 医院动态媒体报道详细

一线医生的自述:20多天,没敢让父母知道我在治疗新冠肺炎患者

发布时间:2020-02-27 10:07:45    本文出处:信息科   
分享
“我的父母亲,一直不知道我在治疗新冠肺炎患者……”“从农历大年三十起到现在,我都没有和家人见过面……”“两个小孩已经习惯了没有妈妈在,感觉都有点生疏了……”

疫情来袭,白衣战士们都是冲在一线的最前沿,或瞒着家人,或忽略了家人,在本该是阖家团圆的春节里,他们依然坚定地站在前方,即便心里都是对亲人的愧疚。

海都“战疫情 在一起”系列报道今日聚焦最前沿的白衣战士们,让我们一起和这群心怀愧疚的逆行者聊一聊。


20多天,父母都不知道我在一线

海都记者:“黄医生,谈谈这20多天您在抗疫一线的事吧?”
黄鸿波:“没什么特别,就是上班。”
黄鸿波是泉州市第一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。泉州市委、市政府通报表扬在疫情防控工作一线表现突出的50名先进个人中,黄鸿波是其中一人。
黄鸿波医生接触的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,是在泉州市洛江区医院,那也是洛江区首位患者。当时,黄医生兼任洛江区医院的内科主任。
患者姓黄,1月22日武汉返乡回来,1月23日晚身体出现不适,在丈夫的陪同下到洛江区医院就诊,经过检查怀疑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,随即被收治入院隔离排查治疗。大年三十这一天,黄鸿波被医院委派诊治这位患者。1月25日,经省卫生健康委组织复核检测、专家评估,黄女士确诊为洛江区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。随后,黄鸿波带领着医院专家组,给予黄女士科学规范的治疗。
面对愈发严峻的疫情形势,1月26日,泉州市第一医院疫情防控救治区组建成立。黄鸿波再次被委以重任,被医院委派特殊病区,成为医院专家组的重要力量。 “我爱人是泉州一院的护士,疫情当下,她很支持我的工作。不过,这事倒没敢告诉我父母亲,怕老人家担心。”所以直到现在,黄鸿波的父母亲还以为儿子是在医院呼吸科治疗普通患者。
在泉州市第一医院疫情防控救治区,黄鸿波与同事们一道,在隔离区“零距离”认真细致地诊治和照护患者,每日组织专家组会诊,及时了解患者情况,制定救治方案……
“刚开始压力还蛮大的。”黄鸿波医生表示,虽然医护人员的防护都做到位,但病毒传播从最先认知的飞沫传播、接触传播,再到一些专家提出的“气溶胶传播”,还是让大家蛮担心的。医护人员每天都要测体温,定期查血常规,防控病毒感染。
“总的来说,收治入院的患者,普通型较多,危重症较少。”在治疗中,黄鸿波敏锐地发现,相对于身体方面,患者的精神压力反倒更大。这个时候,他与同事们给予患者更多的鼓励和支持。他告诉患者别着急,这里集中全市最好的治疗条件,安心治疗就好。“患者们都很配合治疗,且大部分身体素质不错。随着治疗的推进,病情也在慢慢转好中。”
截止2月12日,从该救治区治愈出院的泉州地区患者已有11例,包括洛江区黄女士。
而到昨天为止,黄鸿波医生已经在医院连轴转近20天。有时候想念家人,他就打个视频,告诉家人注意防护,多喝水。然后挂了电话,整理整理自己的“战袍”,再一次走上“战场”。


他,为奋战把老婆孩子“遣送”走

1月21日下午,晋江市医院召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应急会议,要求呼吸科启动应急救治工作,腾出6楼病房收治病人。作为该院呼吸科主任的张宇鹏说,这是呼吸科义不容辞的,并建议普通病人应全部转移,呼吸科5楼、6楼全部启动救治工作。当晚,他们便收治第1个入院病人,这是个从武汉回来的发热病人,张宇鹏立即为其启用单间隔离。
除夕夜,晋江市医院发热门诊病人达到前所未有的“高峰”,9名武汉返乡发热病人相继入住隔离病房。晚上9点半左右,一病人做完CT后,张宇鹏觉得高度符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,便立即请示院部启动采样。随后,疾控中心连夜赶来采检,并在第二天上午7时出了报告:提示核酸阳性。这也是晋江市第一例确诊病人!
当天,科里有两名值完班的年轻护士问,能不能回家。两名小姑娘第一次没回家过年,大年夜在隔离病区忙到天亮,张宇鹏心里很是不忍,但依然坚定地说:“你们不能回去!咱们接触阳性病人,需要隔离观察,我们都留下来”。
直到正月初二凌晨,张宇鹏才忙完走出病房。 “从农历大年三十起到现在,我都没有和家人见过面,即使轮休回到家里也是自己一个人,已经把老婆孩子‘遣送’到亲戚家了。”


为留观人员遮风挡疫,她无怨也无悔

“进时还有阳光,出时怎么就阴雨了?”作为进驻永春县医学观察区首批医护工作者,连续工作7天的林燕红,走出观察区办公室,舒展几下手臂,看着天空喃喃说道。

尽管口罩蒙着脸,但因长期与防护服打交道,日夜工作,林燕红眼眶乌黑,眼角被勒出一个小圆圈, “只想好好睡一觉,这七天睡眠日均不超过4个小时。”




疫情发生后,永春特地设立医学观察区,1月27日,正忙着巡查病房的林燕红 ,接到前往观察区待命指令。其实,林燕红早有心理准备,此前得知单位需要专门医务人员进入观察室工作时,她就率先报名,并参加多次专业培训,为解决后顾之忧,她与丈夫还把读高一的孩子暂送同学家。

尽管做足准备,但穿上防护服那刻,她还是体会到太空人的艰难:衣服笨重,行走或掉头不便,呼吸也不是很自然,工作一会便汗流浃背。

在观察室里,她要为留观人员量体温、传授防护知识、询问症状、补充物资、登记报送观察数据,一刻也不能闲着,经常要忙到凌晨两三点。

“谢谢……”1月30日早,当留观人员林大妈轻柔的话语飘在耳际时,林燕红意识到林大妈不再排斥自己,顿时泪流满面,所受委屈顷刻化为乌有。

林大妈是前一天下午因接触确诊病例而被接收的,一进入观察室就很抵触,认为自己身体很好,不配合医务人员工作,但林燕红和同事们依然不厌其烦讲解和引导,并帮忙解决高血压药物,才有了上述一幕。

“为留观人员遮风挡疫,再多辛苦,我们都愿意付出;再多的委屈,我们无声忍受。”对于自己所做一切,林燕红觉得都是应该的,只希望能够尽快战胜疫情,让大家回归平静生活。


她,带领护理团队进入隔离病房

2月11日下午,海都记者联系上晋江市中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长、主管护师张幼妮时,她仍在隔离病房内紧张忙碌着。从正月初二医院正式启动隔离病房后,10多天来,她都吃住在医院,没回过一次家,没见到12岁的儿子和6岁的女儿,“一开始,他们都很想我,一直想跟我视频。现在都习惯了没有妈妈在,反而好像有点生疏,都不主动找我视频。”
“我们是重症医学科,既然要收这种病人,肯定我们先收。所以,早就有心理准备了。”在接到疫情防控通知后,她就主动请缨,发动几十位党员立下“请战书”,带领第一批护理团队进入隔离病房。“我是护士长,要以身作则,肯定要带头去做,别人才会跟着去。”而她的选择,丈夫和其他家人也都很理解。公公婆婆也主动照顾两个孩子。
“平均每天我们都要进行4次穿脱隔离衣,每次都要进行消毒隔离工作,一次就要一两个小时”。因为长期戴着口罩,她们的耳鼻都磨破了皮,“我们只好在耳朵和鼻子上贴一些防压疮的贴”,每天衣服都要被汗水浸湿两遍。不仅如此,护理疑似或确诊患者,工作压力很大,“或多或少都会有点紧张,重要的是做好工作流程”。此外,她们还要收集、运送患者的垃圾。她们住的生活区也要定期消毒、通风,防止疫情扩散。
心有愧疚却无怨无悔!
再次致敬!
都记者  刘薇  林天真   杨江参
通讯员  骆艺玲  万馨璟 叶国强
值班编辑  刘荣寅


分享